斯秦将雪

可能是个假的画手,主坑战国+三国+拿战+二战+火影+HP+死笔

终夏【壹】

开个坑,写给自己看。


虽然那个夏天离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千多年,但我相信有些东西不会那么轻易消逝。


“所以我知道你还在,以很多种方式。”





[1]

九岁的时候,父亲病故,留下一笔庞大的资产和一个日益兴盛却危机四伏的企业,母亲迫不得已地接下重担,不知为何变得比从前还要颓废。赵铭的叔叔吕为是父亲的挚友,以前协助父亲一同打理企业,在父亲病故后成了赵氏集体实质上的最高领导,而母亲只是白天坐在董事长的办公室里签字,晚上出席各种宴会陪酒应酬的人。


[2]


父亲曾经说以前母亲是个自由歌手,唱歌声音很美,弹吉他的手指也很美。只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罢了。


赵铭中考成绩挺不理想,西安没几个中学愿意收,于是吕为找来西工大附中的校长,说愿意给贵校捐赠一百万,我这个侄子还挺聪明,就收下吧。

“要去上学啊。”母亲在微信上对他说。

“喔。”


[3]

暑假期间闲得慌,赵铭又开始玩网游,他练的是只萝莉,师父是个御姐,从不吝啬把最好的装备拿给他挥霍,每次他要挂的时候师父还不远万里跑来帮他打废所有强敌,反正赵铭是挺喜欢师父啦,又温柔又霸气什么的。其实两年前他们认识对方的过程很诡异,茫茫大雪刚好只有两个人,师父在打坐,而他还在熟悉键盘操作,蹦来跳去轻功也不大会使。

师父是个漂亮的军娘,站起来看了一眼玩命折腾的他,撩了撩长发问:“你是个萝莉吗?多大了?”

赵铭当时有点心动,顺口道:“嗯,十三岁。你是个大姐姐吗?”

“哎是的,我大四了,在英国留学。”

赵铭当下便贱兮兮地跪了,“太太求拜师。”

于是师父就带着他玩了两年。

只是师父上线时间并不多,只有放假期间的晚上会玩一个小时,

“应该是个学霸吧。”赵铭觉得。

做为一个拥有大量空闲时间的人民币玩家,赵铭火速赶上了师父。

暑假的某个清晨师父对他说:“我要来西安工作工作,见个面吧。”

赵铭兴奋得砸了键盘:“太好了师父父您什么时候到?徒儿来接您!”

“今天下午两点,咸阳机场。”


[4]


赵铭换上了正装西服,头发抹得油光发亮,让小高开着玛莎拉蒂MC12高调地飚去了咸阳国际机场,一路上不少人围观拍照。这辆车是以前父亲生日时在加州的时候拍下的,全球唯一一辆纯黑的涂装,换算成人民币得上千万,空运回的西安,按理说根本不应该在西安的大马路上出现……

“门口有辆黑色跑车,师父父看见没?”赵铭戳了戳师父的头像。

“哇……靠,古城西安竟也有你这般高调的中二少女啊……”师父发了个鬼畜的表情,“我看见了这就来。”

小高穿着直挺的西装站在车门口站得笔直,戴白手套的手拉开了车门,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赵铭极力保持镇定地看了一眼车外,

一名二十来岁的男青年站在他面前,身上绷得有些紧的HOGO BOSS西装似乎小了一号,青年脸上浮现出英国绅士般恰到好处的微笑,随机那抹笑容僵住了,“十分抱歉,我找错人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赵铭愣了愣随即挥挥手。

赵铭又低头戳开师父的头像,“师父父,是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MC12,这世界上应该不会再有第二辆了。”

刚走的那名青年顿住了步子,回头望了一眼车尾,呆了。

“你就是由木千樱?”青年看着赵铭,一脸不敢相信。

“你是师父父……吗?”赵铭吓得结巴了。

“说好的萝莉呢?!”青年一脸沮丧。

赵铭在心里面爆粗,心想踏马我还说好的御姐呢!

出于礼貌,赵铭还是朝青年招招手说“进来坐吧。”

青年俯身坐了进来。


“你工作了啊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开学高一啊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小高。”沉默良久,赵铭拍了拍坐在驾座的小高,“今天晚上在平壤银畔馆的包场取消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“为什么啊喂。”青年插嘴道。

“两个大老爷们包场吃烛光晚餐还穿得这么正式不觉得恶心吗?”赵铭有点不耐烦。

“你这是严重的歧视同性恋啊小樱。”

“别把你在英国学的那套带回来,中国不兴这个。”赵铭推开逐渐靠近的青年,“等会我请你去市区里啃肉夹馍,然后送你回上班的地方。”

“晚上不陪为师逛会儿吗?”

“晚上我家教要过来给我预习高中课程,没空。”

“真是不巧,我就是那个家教哎。”青年叹了口气,

“赵公子好,我叫楚离。”


评论(1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