斯秦将雪

Roamer

隔两年看,当时写的都是些什么智障内容。

这样的认知使我现在完完全全不敢动笔,以免重蹈覆辙。

年轻人,想象力丰富是件好事。但是企图以浅薄认知贫瘠经验勾勒现实世界蓝图,也挺可笑的。

使政哥感到真实无能为力又扎心的事情。

我诡异的cp观

其实我不怎么关注cp之间的肉体活动来着。攻受这种事情完全无所谓,我只是厌恶同性cp直接的互动非得有异性恋的影子,还有所谓ABO,恕我接受无能。(当然我尊重他人的喜好)cp的tag把谁打在前面,其实也没有区分攻受的意思。

两个孤独的人灵魂相认了,始终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。

多少年了…………老手一挥,已经僵劲不能动。就算照着嬴政坑里面的文官俑给韩兄搞了个同款头冠,竟然还是散发着浓厚的美少女感。

忽然翻到前几年的课堂涂鸦……

连画眉眼都生疏了……
以前的通古长什么样来着?

When you’re immersed in an endless loop, you won’t feel lonely anymore.

“The sky is blue,like me and you.”

两个有病的人孑然一身,漂泊到某一天灵魂相认。

我觉得韩非大概是INTJ.......

两个人明明上午还争吵得很厉害,下午就勾肩搭背地去图书馆看书了
路人不明状况,李斯同学则表示,学术争论不影响私人感情。


【妈啊好萌这种同窗情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