斯秦将雪

可能是个假的画手,主坑战国+三国+拿战+二战+火影+HP+死笔

终夏【陆】【斯政斯/转世梗】

终夏【陆】
(1)
    楚离出生在一个二线城市,父母都是公务员 ,一家人过着温饱不愁,偶尔还可以奢侈一把的生活。父母一直希望楚离以后最好也能成为一个公务员,工作稳定,日子安稳。
    然而楚离内心一直都是抗拒的。不知从何开始,楚离就有一种使命感,仿佛与生俱来———世界上可能有一个人一直在等他,只有足够强大,才能够得到那个人的手,然后一起去完成一些不可预知的事情。
这种使命感促使他一直努力地争取在任何方面比任何人都做得好。高中毕业后,他顺利地被保送去北大法律系,大二就得到了去剑桥公费留学的机会,之后又被推荐去耶鲁大学硕博连读。
    楚离25岁修完耶鲁的国际金融系和法律系双博士,毕业当天便接到母亲的电话,母亲说北大想邀请他做终身教授,问他愿不愿意回国教书。电话里母亲语气恳切,说在北大可以潜心研究学问,日子安稳踏实。
楚离缓缓地回答,说,我这辈子学习铸剑从来都不只是为了以后做一名铸剑师,而是为了以后佩剑征战,策马天涯。
    母亲沉默良久,最后只说,让他照顾好自己,不用担心他们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 毕业后楚离在华尔街一家公司实习了半年,业绩惊人,公司正准备提拔他做正式高管,他却辞职了。辞职后楚离周游列国,猎头公司接二连三地打来电话,各企业的面试官追着他从一个机场到另一个机场,西装革履郑重相待,楚离却穿着沙滩裤和拖鞋草草地敷衍过去。

    他一个人坐在夜幕下的贝加尔湖冰面上喝罐装啤酒,西伯利亚的冷风擦过他的鬓角,星辰缓缓地转动着送走天边最后一抹余晖。
    楚离无论如何都想不通,他那些反反复复的梦,也想不通他这数年来对那些梦莫名其妙的执着。
    明明早已经过了中二病的年纪,“改变世界”之类的话说出来自己都想笑。
“……岁月静好,安稳终老?”他对着夜空呼出一口气。
    可他仿佛看见那个梦里穿着王者玄衣的少年的脸庞浮现在天空,少年露出笑容,仿佛是嘲讽。
    楚离愤然地将啤酒瓶砸到地上 ,对着少年竭力大吼,“去他妈的现世安稳!……你给老子等着!”
    啤酒瓶重重落地,将冰面砸出了个大窟窿。

(2)
     赵铭替楚离办完出院手续,给他在自己家附近找了间酒店式公寓安置下来。楚离来的时候只带了个行李箱,轻车熟路地把几件衣物挂好后便不安分地四处晃悠起来。
     赵铭正襟危坐,严肃地看他,“我认为你应该坦白一下。”
    “这儿可以看见钟楼噢?”楚离戳了戳落地窗,颇为满意地道,丝毫没在意赵铭的询问。
    “你的意图究竟是什么?跟我在网上认识了四五年,忽然出现,一边口口声称自己是高材生给我当家教,一边资料上却填着个二本院校的本科生,职务驾驶员。”赵铭定定地盯着他,“你的套路很深啊。”
    被赵铭盯得发毛,楚离只得坐到沙发上,“看来瞒不下去了……简单来讲,吕为现在有盛秦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份,且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,作为一个家族企业来讲,盛秦看似生机勃勃实则已经危机四伏,我不过是想横刀杀入以少董为筹码捞桶金。”
     “……”赵铭嘴角开始抽搐,“你说得也真够直白。”
     “我有个朋友学计算机,兼职做黑客,替我伪造了份履历,投递给了盛秦,然后又拐了八道弯托关系,最后才能给少爷您开车呀。”赵铭从背包里拿出ipad,调出几份文件,递给赵铭。
      赵铭接过来随手翻了两下便还给他,“我也有个朋友,他能帮我调查得了你的假身份,自然也调查得了你的真身份。不过我倒真的好奇,以你的资历,混个世界顶级公司的高管不是什么难事,为什么跑到西安这种二线城市来找一个所谓的‘少董’?”
     “造一座高楼恐怕比登上一座高楼难得多,”楚离笑着看赵铭,“我有我的野心,相信你也一样。而且我恰好能帮你。”
     赵铭微微愣了一下,将视线转移至别处。

   “……那就,先走着看看。”





评论(2)

热度(12)